首頁 資訊 生產

【新常態?光明論】中國制造升級,先精造,再智造

2016-09-28 10:43 光明網 趙峰華

 編者按:“為什么我們鋼產量嚴重過剩,但我們卻連圓珠筆筆頭上一個小小的‘球珠’都生產不了?”“為什么國人一窩蜂爆買海外產品,即便國內的產品的質量并不差?”……觀一葉可知秋,中國制造業市場在不斷地敲響警鐘。

經過30多年的高速發展,中國經濟正逐步擺脫低端的競爭格局向中高端邁進,也迎來了中國制造向中國智造的轉型期。受訪企業普遍認為,中國制造業的崛起最終要靠產品說話,沒有精益求精的制造,一切概念都是空中樓閣。

【新常態·光明論】欄目派出記者隊伍分赴北京、上海、珠海、佛山、青島等地展開了深入的調研,將會推出以“工匠精神”為主題的系列報道,旨在能引發社會各界對于工匠精神新的思考。無論處于各行各業,都能夠從自身做起,具備工匠精神,腳踏實地,專注極致,以己之力助推中國制造強國之夢的實現。

《工匠精神:開啟中國精造時代》作者 曹順妮

在德國逼近工業4.0的當口,中國制造尚在工業2.0徘徊。

但是,這不妨礙樂觀人士的高調,認為接下來中國制造的升級換代,就是立馬實現中國智造。

從中國制造,到中國智造,中間隔著中國精造。不實現中國精造,中國制造2025也好,中國智造也罷,只是徒有其名。

精造,是中國作為世界工廠需要補的課

中國精造,是中國作為世界工廠需要補的課。試想,中國GDP體量已位居全球第二,成為制造大國,為何不敢稱制造強國呢?

【新常態•光明論】中國制造升級,先精造,再智造

道理簡單。中國制造大而不強,甚至還患有嚴重的三?。盒呐K?。òl動機技術依賴國外)、軟骨?。ú牧洗种茷E造)、神經?。ㄐ畔④浖夹g依賴國外)。

例如,全國工業和信息化部原部長、中國工業經濟聯合會會長李毅中,在2015年底的一場制造業創新論壇上給出一組數據:當前,中國雖已掌握了不少行業核心技術、關鍵技術,但這些技術對外依存度高達50%,比國際公認發達國家的技術對外依存度小于30%要高。尤其在一些高端產品的開發領域,70%的技術要靠外源技術,重要零部件、基礎元器件、關鍵新材料80%依賴進口。

這組數據就是中國制造大而不強、大而不精的證據。

    迅速擴張,意味著企業有行業話語權?

避開盲目求大、求快的發展思路,追求專注、極致的精造境界,才能讓中國中小企業擺脫平均2.5到3年的短壽宿命,并在行業中具有話語權,與制造強國德國、美國、日本等成為行業標準的制定者。

就像只專注于刺繡家紡的堂皇集團,從1986年的夫妻二人小作坊開始,不換跑道,不追投機風潮,今年而立之年時,企業已穩居刺繡家紡垂直領域冠軍多年,產品早已俘獲挑剔的歐美市場。2014年,我在其企業調研時,浮躁的互聯網+正成為眾多傳統企業追捧的熱潮,集團創始人、董事長荊玉堂,平靜地提到:在30年的奔跑中,層出不窮的誘惑擺在面前:上市、房地產、光伏產業、風電、大健康產業、互聯網+……

有些機會唾手可得。作為地方上的納稅大戶,上市、獲得銀行貸款、做房地產進行多元化經營等中國企業做大的流行模式,堂皇家紡全部拒之門外。“堂皇擁有很多可以迅速擴張的機會,但我們堅持做自己,經得起誘惑。追求的不是名噪一時,不是跟其他企業比速度、擴張、規模,而是比研發、質量、信譽。”

同時身為中國家紡行業副會長的荊玉堂,沒有跟風投機,亦沒有利用權力聚攏資源,無一分錢貸款和外債,堅持自有資金穩步發展,讓企業成為真正的現金奶牛(cash cow)。“我們沒有因為手頭有幾個億的現金,就突發奇想,馬上搞一個光伏產業,或者房地產,我們不追風,就是專心致志把刺繡家紡做好。”

如今的堂皇集團,每年有100多項專利,成為中國刺繡家紡免檢品牌。但是,在國際上,行業標準的制定,還主要由制造強國把持。

    輕視制造業,意味著失去創新能力?

技術、人才的積淀需要時間,所有創新都是在制造功底上誕生,不能一蹴而就。

就連美國,也一度忽略了制造是創新源頭的常識。20世紀90年代,互聯網興起,美國不少人士歡呼進入了“后工業化”時代,提出美國只要大力搞科技創新、把資源傾斜到服務業上,就能在繁榮的道路上一路綠燈。在后工業化的思路下,美國把重心或者把產業升級的目標,放在提高科技研發、金融等服務業上,同時降低制造業比例,并將制造轉移到亞洲等地區。

20世紀50年代,美國是世界制造中心,當時其制造占全球40%。21世紀初,下降到20%左右,制造業在美國國內的GDP占比中降至11%-13%。2008年金融危機爆發前后,美國已意識到制造業對一個國家經濟的重要性,再工業化的呼聲響起。美國哈佛商學院管理學教授在《制造繁榮——美國為什么需要制造業復興》一書提到,去工業化的影響要持續數十年才能顯現,并在書中提出“產業公地”的概念。所謂產業公地,“是由各種專有技術、產業運作能力和專業化技能的網絡交織構成,這些能力和要素嵌入在勞動者、競爭者、供應商、消費者、合作型的研發項目以及大學之中,并且通常向多個產業部門提供支持。”

產業公地概念,有點類似于我們經常掛在嘴邊的產業集群。在美國教授的書中,產業公地是有本土化特點的,如此一來,把制造的加工等環節外包給其他國家或地區后,也就所謂的產業公地解體,惡果就會一步步顯現:創新乏力、企業被迫轉移到新的產業公地。

美國曾經忽視制造業的政策失誤,在中國不少大中城市都在上演。例如,中國建國后成長起來的制造中心上海,發展路徑幾乎是美國的翻版。其后果是什么?看看上海的經濟指數。2016年上海第一產業增加值17.15億元,下降17.1%;第二產業增加值1810.62億元,下降2.8%;第三產業增加值4397.62億元,增長11.5%,比全國快3.9個百分點。第三產業增加值占全市生產總值的比重達到70.6%,比去年全年提高2.8個百分點。

當一產、二產占比紛紛下降,而三產占比已經高達70.6%、與發達國家水平比肩時,上海的就業指數卻很難看:就業形勢評價指數和就業預期指數環比同比均出現下降,且同比下降幅度較大,其中就業評價指數111.1點,環比下降了1.2點,同比下降6.6點;就業預期指數111.1點,環比減少了1.2點,同比大幅下降了9.7點。

中國制造需要從美國再工業化中吸取教訓,記住美國教授給出的警示:當一個國家失去制造能力時,同時也在失去創新能力。

    破除“概念”包裝神話 從制造邁向精造

清醒認識到制造業對一個國家、一個民族重要性的中國企業家尤為重要,德勝洋樓管理思想創始人聶圣哲先生談到重振中國制造及出路:

所謂經濟結構調整,唯一的出路,不是發展服務業,而是重振制造業。但是,中國人自我管理能力太差,因為投機性強。當一個民族被投機情緒所控制的時候,你會看到,沒有人愿意投身實業,大家都去崇拜馬云了。馬云是不可復制的。對于中國來說,重振制造業的途徑,從制造到精造——普及精造精神,靠一流的產品質量,用50年的時間,變成精造強國,而不是制造大國。精益求精才能讓企業成為行業第一,第一名現象就是制定規則,有市場話語權。中國企業在國際上有話語權的很少。

一個產品從原料到成品,需要科學、技術、手藝三個環節緊密配合完成??茖W這一環,研究設計產品的構成與形態;技術這一環,就是用不同的加工程序將原料制成成品;手藝就是在加工過程中的能力。好比煉鋼,鋼鐵的合成元素與比例,這些知識是科學,將合成在一起的元素,鍛造加工為成品是技術,掌握技術的能力就是手藝。

回到中國制造上,科學一環有瑕疵,技術上更有瑕疵,因為很多人錯把科學當技術,以為懂了相關知識就具有了技術,再加上手藝人缺失,三缺三的后果就是,產品樣子是那個樣子,卻不經用,甚至不能用。

從制造到精造,必須讓科學、技術和手藝協同作業,手藝人最終是科學與技術的檢驗人,會對前兩個環節產生改進的動力。手藝人缺失,導致前兩個環節得不到改進和提升,產品品質不過關,企業進入自以為是的成就陷阱,把規模和產品銷量當作成功的標準,越來越浮躁,距離精造強國的距離就越來越遠。

從制造到精造,是中國產業升級的方向?,F實是,浮躁的中國制造,已經習慣把力量寄托在“新概念”上?;ヂ摼W熱了,就鼓吹互聯網+,沒有精造的技術,互聯網再發達,也不可能把豆腐變成黃金。

炒概念容易,實干不易。提升制造的品質和工藝是逃不過的必要一環,放棄這一環,中國制造永遠擺脫不了核心技術與精密零部件依賴國外的被動地位。

要實現精造,就要具有工匠精神,腳踏實地,專注極致,從改善做起,哪怕只是一小步。當中國制造不再頂著山寨、粗制濫造的壞帽子后,建立在制造基礎上的創造,才能開花結果。

放棄一夜強大的投機幻想,從精造開始,才是實現中國智造升級的正途。

責任編輯:趙峰華

返回首頁
相關新聞
返回頂部
在家兼职可以赚多少钱